西方制裁俄罗斯 斯里兰卡陷入困境
【字体:
西方制裁俄罗斯 斯里兰卡陷入困境
时间:1970-01-01 08:00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卡拉吉是科隆纳服装厂的负责人,每天在各个加油站之间奔波,为工厂的发电机寻找燃料。400升燃油只够用一天。

  据英国路透社报道,斯里兰卡总统拉贾帕克萨4月1日晚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,每天停电13个小时。一些工厂依靠发电机自力更生,但由于全国深陷物价高涨和能源短缺,时断时续的供电远远不够它们恢复生产。

  “今天我们想办法活下来了。明天会怎样,我不知道。”卡拉吉对英国广播公司(BBC)说。他的工厂为维多利亚的秘密、彪马和李维斯等外国公司生产服装,半年内的订单已经排满。眼下,他们必须努力保证产量,否则订单很可能被印尼、孟加拉国和越南的竞争对手抢走。“如果(政府)不提供燃料,我们就只能停工。这会影响交货时间。”卡拉吉说,“客户每天都在问我们能否按时完成订单。”

  科隆纳服装厂是斯里兰卡力图发展的经济模式的典型例子。这个建在岛国腹地的工厂为当地创造了就业机会,从老板到800名雇工全部是本地人。他们生产的服装用于出口,每年有近14万美元的外汇收入。

  出口服装是斯里兰卡第二大外汇收入来源。这一行业刚刚从疫情中恢复,2022年1月的出口收入较去年增长了22.1%,达到5.14亿美元。

  在斯里兰卡,大部分能源企业依靠煤炭和燃油发电,这些燃料需要从国外进口。俄乌冲突发生后,西方国家对俄制裁不断加码,俄罗斯能源出口受到制约,导致国际能源价格居高不下。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援引俄财政部长西卢安诺夫的警告称,俄罗斯持续遭受西方制裁,导致生产和物流链中断,出口减少,世界经济因此遭受打击;制裁引发的粮食、能源和原材料价格飙升,将主要对发展中国家和低收入国家造成影响。

  斯里兰卡真切感受到了这种影响。BBC称,该国面临几十年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,3月的外汇储备缩水超过16%,降至19.3亿美元。

  32岁的哈桑·佩里斯经营着一家小型木材切割厂,一停电,他就只能给工人放假。不断攀升的食品价格耗尽了佩里斯的积蓄,他典当了家里的黄金,卖掉卡车,把钱省下来,给怀孕的妻子买鸡蛋。

  “我不记得上次吃鸡肉是什么时候了。”佩里斯对美国《华盛顿邮报》说,“我很害怕,不知道该怎么撑下去。”没有电和柴油,他和5个员工在院子里无所事事地整理木头。这又是一个白白浪费的下午。

  由于从未经历过这样严重的电力中断,斯里兰卡大多数中型和小型企业没有发电机作为备用电力,供电不稳定使它们陷入困境,出口型企业首当其冲。卡拉吉说,让他头疼的不只是维持缝纫机运转,还有如何留住技术工人。

  即便工人们愿意与工厂同甘共苦,他们也很难赶到工厂去上班。当地近50%的公共交通停止运转,通勤成了一个挑战。

  在距科隆纳服装厂约25公里的恩比利皮蒂亚镇,人们挤在公交车站上等车。30岁的办公室助理查图里·迪列卡已经等了一个多小时。“以前15分钟就能等到一辆公交车,现在要等一两个小时。有时公交车开着开着就停在路上,因为没油了。”迪列卡说。她有一辆摩托车,但加油站无油可加,摩托车被迫成为“收藏品”。

  运输公司关闭了一些不太繁忙的路线,把燃料调配给更重要的路线。有公交车司机告诉BBC,就算公司精打细算,较长路线上的车辆也减少了三分之一。“疫情封锁期间,情况都没有这么糟糕……我从没想到会过上这种日子。”一名工作了20年的司机说。

  海滨小镇希卡杜瓦曾是欧洲和中东游客心仪的旅游目的地。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道现在一片荒凉。内拉卡·古纳拉斯内的酒店有30间客房,每天,他沉默地面对着空荡荡的大堂。酒店无法保障“客人要求的基本服务”,游客纷纷退房离去。

  最近几周,斯里兰卡的总体通胀率已超过17%,食品通胀率超过20%。奶粉、大米等价格飙升,供不应求。餐馆纷纷关门,酒店留不住客人。“客人们不断打电话要食物……我们给不了客人任何承诺。就连我们自己都在挣扎。”古纳拉斯内说。

  斯里兰卡财政部4月12日宣布,虽然该国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偿债记录,但受国际局势影响,在斯里兰卡完成债务重组前,暂时中止偿还外债。美国彭博社4月18日报道称,斯里兰卡今年需偿还的外债总额高达数十亿美元,其中有10亿美元债务将在7月到期。

  卡拉吉是科隆纳服装厂的负责人,每天在各个加油站之间奔波,为工厂的发电机寻找燃料。400升燃油只够用一天。

  据英国路透社报道,斯里兰卡总统拉贾帕克萨4月1日晚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,每天停电13个小时。一些工厂依靠发电机自力更生,但由于全国深陷物价高涨和能源短缺,时断时续的供电远远不够它们恢复生产。

  “今天我们想办法活下来了。明天会怎样,我不知道。”卡拉吉对英国广播公司(BBC)说。他的工厂为维多利亚的秘密、彪马和李维斯等外国公司生产服装,半年内的订单已经排满。眼下,他们必须努力保证产量,否则订单很可能被印尼、孟加拉国和越南的竞争对手抢走。“如果(政府)不提供燃料,我们就只能停工。这会影响交货时间。”卡拉吉说,“客户每天都在问我们能否按时完成订单。”

  科隆纳服装厂是斯里兰卡力图发展的经济模式的典型例子。这个建在岛国腹地的工厂为当地创造了就业机会,从老板到800名雇工全部是本地人。他们生产的服装用于出口,每年有近14万美元的外汇收入。

  出口服装是斯里兰卡第二大外汇收入来源。这一行业刚刚从疫情中恢复,2022年1月的出口收入较去年增长了22.1%,达到5.14亿美元。

  在斯里兰卡,大部分能源企业依靠煤炭和燃油发电,这些燃料需要从国外进口。俄乌冲突发生后,西方国家对俄制裁不断加码,俄罗斯能源出口受到制约,导致国际能源价格居高不下。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援引俄财政部长西卢安诺夫的警告称,俄罗斯持续遭受西方制裁,导致生产和物流链中断,出口减少,世界经济因此遭受打击;制裁引发的粮食、能源和原材料价格飙升,将主要对发展中国家和低收入国家造成影响。

  斯里兰卡真切感受到了这种影响。BBC称,该国面临几十年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,3月的外汇储备缩水超过16%,降至19.3亿美元。

  32岁的哈桑·佩里斯经营着一家小型木材切割厂,一停电,他就只能给工人放假。不断攀升的食品价格耗尽了佩里斯的积蓄,他典当了家里的黄金,卖掉卡车,把钱省下来,给怀孕的妻子买鸡蛋。

  “我不记得上次吃鸡肉是什么时候了。”佩里斯对美国《华盛顿邮报》说,“我很害怕,不知道该怎么撑下去。”没有电和柴油,他和5个员工在院子里无所事事地整理木头。这又是一个白白浪费的下午。

  由于从未经历过这样严重的电力中断,斯里兰卡大多数中型和小型企业没有发电机作为备用电力,供电不稳定使它们陷入困境,出口型企业首当其冲。卡拉吉说,让他头疼的不只是维持缝纫机运转,还有如何留住技术工人。

  即便工人们愿意与工厂同甘共苦,他们也很难赶到工厂去上班。当地近50%的公共交通停止运转,通勤成了一个挑战。

  在距科隆纳服装厂约25公里的恩比利皮蒂亚镇,人们挤在公交车站上等车。30岁的办公室助理查图里·迪列卡已经等了一个多小时。“以前15分钟就能等到一辆公交车,现在要等一两个小时。有时公交车开着开着就停在路上,因为没油了。”迪列卡说。她有一辆摩托车,但加油站无油可加,摩托车被迫成为“收藏品”。

  运输公司关闭了一些不太繁忙的路线,把燃料调配给更重要的路线。有公交车司机告诉BBC,就算公司精打细算,较长路线上的车辆也减少了三分之一。“疫情封锁期间,情况都没有这么糟糕……我从没想到会过上这种日子。”一名工作了20年的司机说。

  海滨小镇希卡杜瓦曾是欧洲和中东游客心仪的旅游目的地。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道现在一片荒凉。内拉卡·古纳拉斯内的酒店有30间客房,每天,他沉默地面对着空荡荡的大堂。酒店无法保障“客人要求的基本服务”,游客纷纷退房离去。

  最近几周,斯里兰卡的总体通胀率已超过17%,食品通胀率超过20%。奶粉、大米等价格飙升,供不应求。餐馆纷纷关门,酒店留不住客人。“客人们不断打电话要食物……我们给不了客人任何承诺。就连我们自己都在挣扎。”古纳拉斯内说。

  斯里兰卡财政部4月12日宣布,虽然该国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偿债记录,但受国际局势影响,在斯里兰卡完成债务重组前,暂时中止偿还外债。美国彭博社4月18日报道称,斯里兰卡今年需偿还的外债总额高达数十亿美元,其中有10亿美元债务将在7月到期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